堕落母狗记事

堕落母狗记事簿看这篇文章的读者你们好, 我是李维玲大家都叫我小玲,如今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成为一只有人饲养的性奴母狗。 现在,我即将在主人与见证人的见证下宣布抛弃身为人的权利, 以下我将陈述我被养育成一条母狗的经历为我人类的生涯下一个总结。 我在国中时就有165公分的身高还有圆翘的屁股以及33c的完美胸型, 配合45公斤的纤瘦体型更是散发着无人能抵挡的女人味。 我是男孩们追求的对象,也是让路人频频回首的尤物, 更是渴求肉体欢愉的荡妇。 初次的体验是发生在初恋男友的家中,四下无人的楼房, 原本小情侣间单纯的接吻变成了刺探彼此身体的爱抚 接着就被他硬是压在身下剥去我下身的衣物。 微微湿滑的小穴无法减轻初次被侵犯的疼痛, 下身渗出的红色液体说明了我从女孩变成女人。 初次人事的小穴是那么紧密,带着撕裂的疼痛, 我高声的喊叫想要挣脱他,但双脚被他给紧握着, 他的腰部规律的向前摆动像是野兽一般,进行着传宗接代的淫事。 彼此都是第一次,没有什么技巧,只是不断的抽插。 紧密的小穴,强暴的刺激,让他摆动一阵子就将液体喷洒进我的体内深处, 我挣扎的想脱离他但却又被尚未满足的他拉回了床上, 平时对我的温柔消失殆尽只剩下本能的兽性我的嘴被他的阴茎撬开, 红肿的小穴被他的手指深入探索着。 雄性的味道布满我的口腔,我的挣扎徒劳无功, 他的手紧压着我的头口腔里的那阳物再度的变得粗硬。 我的下身不受控制的从穴口流出他的液体,他爬到我身上开始第二次的抽插。 那天他在我体内射精了三次,并且用手机拍下我那流淌着液体的私处。 刚从女孩变成了女人,我没有享受到性爱的愉悦, 但却学习如何取悦男人。 之后只要他想要,就算是在学校,我也都随时任他轻薄。 或许是害怕挨骂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总是顺着他任他摆布。 我看A片学着口交,并吞下他那腥浓的精液,因为他希望我这样做。 我学着在他面前手淫,因为他会更兴奋,射的精液更多。 我定期刮掉我身上的毛发,并在交合时高声的淫叫, 都是为了取悦他。 国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与男友在自家做爱时被爸爸发现。 爸爸顺手就是给了我一巴掌,他在我男友面前边打边骂我是个贱人、妓女。 爸爸说我跟妈妈一样什么都不会只会偷男人, 迟早会跟妈妈一样离开他。 我赤裸着身体躺在地上承受着一下又一下的疼痛, 伤口布满了全身不断跟爸爸求饶,跟爸爸说我绝对不会离开他, 但他手上的棍子仍旧不断落在我身上而我那男友则只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 在我昏迷前,唯一有印象的是,爸爸西装裤那异样的突起。 那天之后爸爸逼我跟男友分手,并把我关在家里, 说是要我反省把手机跟电话都收了起来,连门都多加了好几个锁, 我整天就在家里整理家务等待爸爸回来。 那天,因为整理家里弄得浑身大汗,我褪去全身的衣物只穿着件内裤就趴在地上擦地板, 没想到爸爸提早回来了我赶紧套上在身边的白色T恤, 就跑到门前迎接爸爸。 浑身汗湿让T恤紧紧黏在我的身上,把我发育成熟的玲珑曲缐展露无疑, 而乳首激突着像是恨不得所有人都注视着它。 当我蹲下将父亲的鞋子放进鞋柜,发现父亲的西装裤上明显突起了一大块, 我才想起我的双乳正在他眼前不断地晃动着。 他咽了好大一口口水,要我去将内衣穿起来。 但我才刚转过身,我的身子就被爸爸给抱住, 我的双乳被爸爸粗糙的大手给紧紧的揉捏着内裤被他猴急的给扯破了, 他的鼻息越来越粗重他那带着汗味的雄性荷尔蒙让我的小穴开始分泌出淫水, 虽然理智知道父女相奸是不可以的但我还是开始期待父亲的下一步。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父亲用口水润滑了他的龟头, 就直接从我背后插了进来。 又是刺痛又是麻痒,一阵子没给人操的小穴紧密的包覆住父亲的大阴茎, 我的腰肢被父亲紧紧抓着我的双手支撑在鞋柜上, 抵挡父亲那豪不怜惜的用力撞击。 我轻轻的呻吟着,一次次深入的撞击,正狠狠的侵扰着我的理智, 很快的噗滋噗滋的水声说明着我已经春情泛漤, 我被父亲推倒在地上他的身子与我交叠,腰部动得更快了。 被父亲弄得快要失去理智的我,双手环住他, 把自己微张的嘴唇靠上父亲那充满菸草味的唇边 香舌微吐希望父亲的舌头将它卷去。 但,这时父亲用力的将我推开。 父亲边喘气,边看着瘫软坐在地上的我, 突然间他抽出皮带对我一阵鞭打。 疲软的双腿怎么逃离,我无助的用双手护着自己的头脸, 哭喊着不明白哪里做错了,只能不断道歉说着「对不起」。 「贱人,连自己的父亲都敢诱惑。 」「你以为你是母狗吗,怎么连跟自己的父亲相干都会爽。 」父亲边打边用最恶毒的语言骂我,直到他打累了, 蹲在我身边但我感觉他的阴茎似乎更加硬挺了。 我手抱着双肩啜泣,父亲检视我身上的伤痕, 他边抚摩着那一条一条肿胀的伤口边问我「刚刚被爸爸干 是不是很爽」我打着哆嗦摇摇头但换来的又是一巴掌。 「贱人,不爽怎么又一直出水!」,父亲边说话, 手边探进我仍旧湿润的阴道。 手指灵活的在我体内进出,我用力想要推开他的手, 却被命令不准抵抗只能扭转着身子承受他给我的凌辱。 父亲边爱抚我,边用舌头舔过我的手上背上那一条条的伤痕, 我的呻吟不知道是因为下体的愉悦或是上身的疼痛 我只是不断的不断地发出「嗯...阿...」的声音。 接着,我的脑筋突然一片空白,下体一阵痉挛, 我的身子无意识的抖动着一波又一波的收缩喷出了一片半透明的淫水, 甚至连膀胱都被排得空无一物。 「淫贱的母狗,居然把尿都给喷出来了!」父亲甩了甩手上的液体, 又打了我两巴掌。 而他黝黑的阴茎硬挺的在我眼前跳动着。 「我没想过我养的女儿会是这么的下贱, 说不定是你的母亲在外面跟野男人生出来的杂种!」 我转过头不敢看爸爸他越用这种污蔑的口气跟我说话, 我的内心却就越兴奋我真的是爸爸口中的贱人。 「你那个小男友有让你这么爽过吗」父亲突然问我, 我摇摇头「跟他做我很少有高潮更何况像是这样了。 」「哈哈哈,你果然贱种,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或许父亲说得没错,我从没想过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这么贱,爸爸怎么会养出你这种女儿呢?」爸爸看我的眼神是如此的鄙视。 「小玲是最淫贱,小玲是爸爸养的母狗。 」我低着头说出爸爸想听的话,并主动用嘴巴含住了爸爸高涨的阴茎。 我跪在自己分泌出来的水渍中,啧啧的吸吮爸爸的大阴茎。 那是一种臣服,单纯雌性想要依附强壮的雄性那般的臣服。 最后我咽下了爸爸喷洒出的精液,并用脸颊拭净阴茎上残留的液体。 看到我淫贱的样子,父亲刚射精的阴茎再度恢复了生气。 他坐在沙发上,让我爬到他的身上。 父亲的阴茎把我的小穴给塞得满满,我风骚的扭动着自己的屁股, 享受着成熟男人的刺激。 父亲贪婪的吸吮我的乳头,还不时的用牙齿重重咬下, 让我高声呻吟。 我环抱着他,忍受不了的刺激,让我只能紧贴着父亲强壮的雄性身躯来取得支撑, 父亲头发上那淡淡地菸草味更刺激着我的鼻腔 我感到好幸福被这么强壮的男人奸淫着。 父亲再度把我放到地毯上奸淫,这次父亲主动封住了我的嘴, 我跟他的舌头互相勾着舔着而父亲下身的节奏也开始变化, 有时深有时浅力道忽轻忽重,还不时插到最深处, 像是要顶到我的子宫最深处一般。 「啪啪啪... 啪啪啪...」的交合声,让两人舌头交缠更加的剧烈, 唾液互在我们的口腔内互相交换着偶而分开得双唇, 往往牵连着几丝晶莹的丝缐。 「小玲好舒服,被爸爸这样抱着好幸福!!」我紧紧抱住爸爸, 爸爸的鸡巴是这么的强壮明明已经抽插了30几分钟了, 却还是这么的用力这么的深入,我好想感受爸爸的精液在我体内深处喷射的那股暖流, 于是我随着父亲的节奏开始一紧一松的压缩自己的阴道。 终于爸爸有了射精的冲动,他的鼻息开始沈重, 他想要拔出但我的脚紧紧勒着他,「请爸爸射在母狗女儿的体内!」, 爸爸忍不住冲动把精液全部喷到我的子宫深处。 完事的我们躺在地板上拥吻着,爸爸轻柔的帮我身上的伤口上药, 我们就像是一对年纪相差较大的情侣一般。 那天起,我就搬进了爸爸的房间,替代了爸爸妻子的角色。 父亲的体力充沛,每个晚上都能射个三四次, 尤其每天看到我这个淫秽女儿妻子的玲珑身躯。 我为了让父亲随时都能插入,我每天都必须在父亲下班前吃下一帖奇怪的药粉, 那个药会让我的小穴无时无刻都在分泌淫液保持小穴的湿润, 随时都处在微微发情的状态虽然这样会让我的小穴因为潮湿散发异味, 甚至会发痒但是这都是值得的。 白天我就像是家庭主妇一般整理家里,也被允许外出采买日常用品, 我在家里不再穿着衣服连内裤也不穿,减少下身的异味, 而每天父亲下班时我会画好,头戴女佣帽,或是赤裸着身子或是系上纯白的围裙, 跪在玄关迎接他的回家。 我的身心都臣服在父亲强壮的身躯之下, 我不再跟父亲同桌用餐总是站在他的身后准备伺候他, 等他用餐完毕我才草草的将父亲吃剩的残羹败淆给吞下肚。 父亲喜欢让我伺候他洗澡,我那C罩杯的浑圆乳球就是最好的沐浴球, 我激突的乳头总能深入皮肤的皱摺而深深地乳沟更能把那征服我身心的黝黑肉棒给洗得干干净净。 当我们身体都洗净了,父亲会抱着我一起在浴缸中泡澡, 那是我这个低贱的女儿最好的奖赏。 在准备淫事之前,父亲总会要我坐在梳妆台前。 我总会欣赏我镜内的雪白膧体,坚挺的双乳被乌熘的长直发给盖着, 但挺立的乳头总是在若隐若现之中闪出异质的深褐色。 而父亲会站在我身后,扶着我的肩膀,听着我对父亲的誓词。 「我李维铃,母亲是一个淫贱的荡妇,为了男人不惜离开父亲。 小铃为自己流有这样卑贱的鲜血感到自卑。 还好伟大的父亲愿意接受小铃,疼惜小铃,让小铃代替母亲履行妻子的义务。 小铃愿意接受父亲的任何一切教育,小铃是父亲养育最低贱的母狗。 」父亲总是要我边看着我镜中的眼睛边念着这样的誓词。 誓词的结尾,照例都要蹶起自己的屁股,让父亲用皮带狠狠的抽三下, 为了替代那不守妇道的母亲受罚。 若是父亲那天心情不好的话,就会要我张开双腿, 把落在屁股的那三鞭往我的阴部抽去。 不过父亲越是这样对待我,我却会越觉得情慾高涨, 我体内那母亲的脏血是如此的不要脸真是令人羞愧。 父亲难得会带人回家,但是某天,父亲特地带了一个纤瘦的中年女性回家, 在门口迎接他的我走避不及只能白白的让陌生人的视缐给扫遍全身。 父亲称唿那女人「琳」。 「琳,这就是小玲,你们先认识一下。 」父亲轻描淡写的为那女人介绍了我,然后转过头就跟我说, 「你要完全听他的话。 」不容我表示意见,而我也没有立场表示其他的意见。 那个女人盯着我赤裸的身体,手指直接伸到了我的小穴之中, 命令我「腿张开些!」。 我分开了双腿,让他手指能够更深入,他看着沾满我淫液的手指说「催淫素吃超过一个月了吧不需要再吃了, 你的小穴已经习惯不停分泌液体了就算以后不吃药也不会停止分泌淫水的。 」他的语气向是检视着某件商品般平静且冷淡。 父亲对琳很客气,甚至连用餐时也让她坐在主位, 并要我向伺候父亲般的伺候她。 晚餐后,父亲将琳带进了浴室,从门缝中看进去, 看到父亲温柔甚至带点卑微的用舌头舔着林老师的身体 她站着享受父亲从她的脸庞、耳垂、舔弄到前胸 然后又是跪在她身下往她的下半身舔去。 想像父亲要是能如此的对我,我的身体就像是着火一般的磙烫。 但现在女主角是那女人。 我落寞的转身离开。 当晚,父亲房内的女人不是我,而是那个琳, 我嫉妒的快要抓狂但却又必须在父亲面前表现得温顺, 我靠着他们的门板听着女人的呻吟,以及交合的啪啪声。 我彻夜失眠,就因为那女人,我走到厨房愤愤的说了几句脏字, 开始准备早餐。 过没多久琳就走进厨房,大喇喇的坐在主位翻阅着报纸, 随意披着一件父亲的白衬衫她真的是个美人, 古典气息的凤眼搭配着白皙的鹅蛋脸虽然有点中年的风韵, 但却更凸显了她成熟的美感。 似乎感觉到我看她的视缐,她擡头对我笑笑并开口问我「小铃, 你看过我吗」我摇摇头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没有任何印象。 「嗯嗯,这样也好。 」她说完这句话,就低下头继续看她的报纸。 我回过头,继续准备早餐,只是心中纳闷着为什么她会这样问话。 过没多久,父亲也从房间走了出来,但他旋即出门而去, 只剩下我跟琳在厨房大眼瞪小眼。 「小铃,我想你不记得,不过我是你的阿姨」琳边喝着咖啡边平静的对我说。 「阿姨」「是阿,我是你妈妈的姊姊, 你爸爸把你交给我指导现在的你对你的地位还不清楚喔!」「我的地位」「小铃你身上流有我妹妹那淫荡的脏血, 你怎么会以为你用身体诱惑了你父亲就可以爬上他的床 当他的另一半呢你爸爸要让你知道你只是他饲养的一条母狗!!」「爸爸的母狗」「这个家的女主人不是你这个流着淫贱脏血的母狗可以觊觎的!你爸爸要我来就是, 要你好好得理解这个事实。 」阿姨检视着我的身体,她说「你爸爸不想直接对你说, 但是现在我来了,就要你认清你是母狗的事实。 」「你要用什么办法让我我认清?」我有点敌视的问着那个应该称唿阿姨的女人。 阿姨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他只是要我坐在电视机前, 看着她播放的DVD。 画面一开始是全黑一片,接着出现一个巨大类似废弃工厂的铁皮屋, 里面有着十多只的狗或打闹或趴坐显得十分悠哉。 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孩走进了画面。 画面看起来有点年纪,影像显得模煳,那女孩看起来跟我有点相像, 影片中的年纪应该比我大了个几岁看起来还带点稚嫩的雪白朣体却有一个挺立的小腹。 她脖子上挂着一个红色项圈。 女孩融入在狗群之中,跪趴在地上跟狗儿们玩闹, 还彼此用鼻子嗅闻着对方不时用鼻头互相磨蹭, 融洽的像是同一个族群一般。 不时的有狗儿用鼻头顶着她那翘的顶高又毫不设防的浑圆屁股, 甚至伸出鲜红的舌头刮过那女孩 兴奋肿胀的阴部。 女孩毫不介意狗儿的轻薄,虽然会象徵性的闪避, 却不时的发出欢快的淫声。 画面最后就停在被女孩被一只大公狗从背后插入, 在狗群中呻吟的贱样。 「你看着你母亲怀你时候的贱样!」我发出不可置信的惊唿, 怎么会没有想过第一次见到母亲的样貌居然是在这样的一个影片当中。 「你在你妈的肚子里就被狗精液淋遍了全身, 你敢说你不是母狗吗」。

上一篇:性虐赌场 下一篇:惨遭虐待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