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情感  »  女警一战。
女警一战。
收到信的时候是早晨,赵剑翎正对着那张薄薄的纸陷入了沉思。 窗外暴雨如注,狂风一扫前一日的炎热,似乎提前带来了初秋的微寒。 尽管女警官穿着了长袖的红色针织紧身上衣, 她还是感到了这难以预料的寒冷。 她披起了一件牛仔外套。 身材娇小的赵剑翎脸上带着一分别人所没有的灵秀之气, 使得眉目清秀的她看上去有着清纯的气质给人造成一种独特的吸引力。 由于她一直穿的都是那种薄薄的半截背心式的胸衣, 在紧身上衣的包裹下勾勒出一双乳峰尖挺的曲线。 下身的牛仔长裤衬托着她那双修长的大腿,脚上虽然穿着短袜, 没有裸露但依然可以看出其纤美秀气。 虽然从脸蛋上说,她并不算是那种十分艳丽的美女, 但论身材也许连一向被认为是倾城之色的女刑警队长杨清越也及不上。 纸上就是短短的一行字: “方凌霄有难, 请中午到××××路××弄的废弃仓库见我。” 落款是“张老板”。 对于前一天方凌霄去对付石头,赵剑翎和方凌霄本人一样信心十足。 因为她以为方凌霄智勇双全,对付一些常规的罪犯应该不在话下。 但是到晚上还毫无音讯,她就知道事情出了变故。 一个晚上,她始终在打杨清越的电话,但是毫无结果。 而现在,却收到了这样一张纸条。 可以肯定,这是张老板的笔迹。 她见过那个色迷迷的张老板。 张老板是杨清越一年来的调查对像。 女刑警队长始终认为,张老板是两个流氓团伙的后台, 只是一直找不到证据。 对于这封信,女警官并不十分相信。 她认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这是一个圈套。 对于方凌霄的处境,她的确很担心,虽然不能放弃每一个可能的机会, 但她必须想一个万全之策。 她知道自己必须去废弃仓库,但是绝不能落入圈套之中。 当然,如果不是这件事,她宁可舒舒服服地耽在家里渡过这个有着讨厌天气的日子。 构思妥当之后,她除去了袜子,穿上了凉鞋, 踩着积水冒雨上路了。 ************在雨快要停的时候, 杨清越终于回到了家中。 她的样子有些狼狈。 身上穿着不合身的宽大的男人衣裤,赤脚套着拖鞋。 被歹徒凌辱过的女刑警队长在外面随便找了一个旅馆过了一晚上, 才匆匆忙忙地冒雨赶了回来。 她随手取出了信箱里的信件,一下子躺倒在沙发上, 慢悠悠地撕开了信封取出了里面的信件。 忽然,她脸色凝重地坐了起来。 “杨清越小姐,您好!也许在你的眼中我是一个无名之辈, 当然只是也许。 不过,不论你是否相信,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方凌霄和赵剑翎都已经在我的手中了。 我很喜欢强奸女人,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倾城倾国之色。 如果你能够满足我,那么我可以考虑把她们放了。 当然,这个要求有些过分,而且你也没有必要帮助国际刑警处的人。 不过,如果你相信我所说的,也愿意救出两个女警, 那么我们在××××路××弄的废弃仓库见面。 石头。” 杨清越原本对于石头几乎并不注重,因为对于像她这样的见过大风浪的人来说, 绑架了一个小人物只是一个案件似乎并不能从中看出什么重大的背景和阴谋。 就在刚才,她心中所关心的,还是那三个轮奸她的流氓, 以及他们所提起的顾先生。 但是现在,她必须重新审视这一切。 当她打完电话,确认方凌霄的确没有任何消息, 而赵剑翎并不在家之后她再度拿起信件,仔细地思考着。 她的目光突然停留在了“我很喜欢强奸女人”这几个字上。 当她喃喃地嘀咕着“石头”两字时,似乎想起了什么, 似乎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女刑警队长不再犹豫,她马虎地换了衣服,穿上了旅游鞋, 迅速奔出门外。 ************赵剑翎觉得有些冷。 她那穿着凉鞋的一双脚完全赤裸着,浸泡在积水之中。 雨停了。 女警官斜背着小包,蹲着身子,凭藉着废弃仓库侧面的一个破损之处, 监视着仓库里的情景。 可以肯定,歹徒们正躲在暗处,等着她的到来。 如果她贸然闯入,就一定会遭到伏击。 虽然她对自己的身手有绝对的自信,但是,如果考虑到方凌霄在歹徒的手中, 方凌霄的枪也在歹徒的手中所以还会有危险。 现在,她可以等。 无论对方是想要告诉她情报的张老板,还是准备伏击她的歹徒, 只要长时间等不到她的到来一定会离开的。 到了那个时候,她才可以行动。 赵剑翎虽然只有二十二岁,但是已经有四年当刑警的经验, 况且两年前的她也受过几次挫折使得她更为小心谨慎。 现在,她只是没有弄明白,为什么方凌霄会落在歹徒们的手里。 如果说有时女刑警失手被擒是由于被偷袭或者寡不敌众, 但方凌霄有备而来不肯不防备,而她又带着枪, 完全不会出现寡不敌众的情形。 况且,据赵剑翎所知,对方人数不超过十个, 即便是空手也足以应付。 除非方凌霄遭到了胁迫,但是赵剑翎很快排除了这个可能, 被胁迫是自己需要防备的因此方凌霄也一定有心理准备。 既然她有把握出手,那一定考虑到了这一点。 正当她陷入沉思的时候,突然,她看到了仓库里面有了动静。 几个人架住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这个中年男子,赵剑翎曾经在照片上看到过, 正是被石头一伙绑架的林先生。 赵剑翎暗暗冷笑,知道这些歹徒毕竟不如自己有耐心。 这显然已经确认是一个圈套,现在,终于到了可以破这个圈套的时候了。 歹徒们似乎已经准备结束毫无希望的等待,其实他们早就认为, 那个作为猎物的女警官不会出现了。 此刻,似乎依然警惕,但内心里已经完全放松了。 他们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就从眼前闪过。 等到他们想要反应,那两个架住人质的歹徒已经被打倒在了地上, 林先生已经获得了自由。 剩下的歹徒们只怨恨对手的偷袭,大叫着扑向这个容貌清秀的女警官。 但这才让他们领略到了什么是高强的武艺,就在一瞬间, 几个人纷纷被打倒。 赵剑翎转向了林先生。 林先生似乎还有些害怕眼前的杀伐,微微颤抖着。 女警官觉得有些好笑, 道: “林先生,你先走, 这里由我来料理。” 她看到林先生唯唯诺诺地答应了一声,就向自己走来。 这时,两个被打倒的歹徒爬了起来,但还没有来得及再次发动攻击, 又被赵剑翎打倒在了地上。 当赵剑翎再次转向林先生时,林先生离她已经很近了。 但不知为什么,女警官觉得林先生的眼中有一种异样的光芒, 不知是恐惧还是……突然,林先生右手一翻, 一把尖刀出手直逼赵剑翎。 直到现在,林先生才亮出杀手谏。 一瞬间,女警官已经完全明白了,方凌霄之所以会成为歹徒们的俘虏, 是因为林先生的偷袭。 的确,人们很少会防备他们要救的人。 但是,赵剑翎这次却成了例外。 因为就在刚才,她看到林先生那异样的眼神时, 虽然没有意识到事实的真相但毕竟起了戒心。 就这样,她的身子恰到好处地一侧,闪过了林先生的刀。 随后,她一拳打在了失去中心的林先生的身上。 尖刀落在了地上,林先生也倒在了地上,女警官悠闲地放下了小包, 手枪已经取在了手中眼看已经控制了局面。 “赵警官,你最好不要乱动。” 这时,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赵剑翎灵巧地转过身,手枪已经指向了发出声音之处。 只见一个裸体的女郎的背后躲着一个男人,男人手中也有一把枪, 正指着那个女郎。 年轻的裸体女郎被反绑着,失去了反抗能力, 正是女警官方凌霄而男人则是石头。 的确,赵剑翎注意到,在刚才出现的人物中, 并没有发现石头也没有方凌霄的影子,因此也就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没有到这里来。 但是,这个假设被证明是错误的。 “快把枪放下。” 看到一丝不挂的方凌霄,赵剑翎不仅犹豫了。 她的手枪指向了石头,但是石头的手枪却指着自己的同事。 可以看出,失踪了一天的方凌霄不知受了多么可怕的蹂躏, 虽然女国际刑警的脸上还有着那淡然而英气的神情 但是裸体上干涸的精液和淡淡的指痕已经说明了一切。 赵剑翎知道局势一下子变得不妙了,看来她低估了对手。 石头做事居然如此小心,先派了几个手下出来, 自己却躲在后面看动静这看来和她的构思异曲同工。 她只能责怪自己有些性急了,因为只要自己再等上一会儿, 石头也一定会现身那时再出手就万无一失了。 “别管我!”受尽凌辱的方凌霄看上去依然冷静, 她只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她想起了两年前的情景。 一次,歹徒利用裸体的女刑警队长胁迫她。 她被迫在男人面前除去了自己的衣裤鞋袜,然后就是惨无人道的蹂躏和奸淫。 如果此刻她为了方凌霄而放弃抵抗,那结果就可想而知。 石头冷笑道: “我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你再不乖乖地从了我,她就完了。” 赵剑翎叹了一口气,把手中的枪抛到了一边。 林先生捡起了手枪,对准了女警官。 只见林先生冷笑道: “赵小姐的武艺我们刚才也见识过了, 现在也请你看看我们的厉害。” 说着,他的手一挥,一群男人就冲了上去。 由于方凌霄依旧在石头的手里,她当然不能抵抗。 一个歹徒将她的牛仔外套脱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 另一个歹徒就一拳打在了她的腹部。 赵剑翎轻轻地哼了一声,秀气的脸一下子就扭曲了。 林先生冷笑道: “现在知道厉害了吧!给我狠狠地打。” 他刚才偷袭不成,被武艺高强的女警官轻松地教训了一番, 此刻正欲复仇。 只见雨点般的拳脚落在了赵剑翎的身上。 起先她还尽力强忍着,到了后来,她实在忍受不住, 刚奋力挣脱了身后的歹徒又旋即倒在了地上。 这些歹徒先前不是赵剑翎的对手,此刻乘机报复, 一脚脚重重地踢在了她那娇小的身子上。 等到她被歹徒架到石头的面前时,赵剑翎只能发出又粗又重的喘息。 好色的石头开始欣赏被擒的女警官。 赵剑翎双手被反绑在背后,那张清秀的脸庞上, 鲜血沿着嘴角流淌着。 她身上的那件红色针织紧身衣的下摆在毒打的过程中从裤腰中落了出来。 原来这件上衣很短,以前下摆完全是被略微拉长, 束了一小部份在牛仔裤之中靠弹性撑住。 此刻一旦落出,就自然收缩,随着赵剑翎的挣扎, 下摆在牛仔裤的裤沿忽上忽下隐约裸露出女警官的秀腰和肚脐。 上衣在左肩、右肋偏下各有一处被划破,露出里面白皙的肌肤。 赵剑翎那双穿着凉鞋的赤裸的脚白皙秀美,此刻也被绳索捆绑在了一起。 赵剑翎的吸引人之处,在于她的灵秀。 看着她那清秀的脸庞上透出的纯洁的气质,看到那在紧身衣下尖挺的乳峰, 看到那微微裸露的平坦的腹肌使得石头也不禁赞叹。 赵剑翎知道此刻自己的处境,不禁又羞又愤。 两年来,她还是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露出身体的肌肤。 当然,这只是她自己注意到的第一次,平时穿着短上衣时, 她偶尔也会在不知不觉中裸露出腰身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当她看到石头眼中闪动着淫邪的光芒时, 忍不住骂了一句: “你这畜生。” 突然,石头眉头一挑, 道: “杨队长, 你终于到了。” 这句话, 使得赵剑翎和方凌霄都吃了一惊: 难道杨清越也来了?在这样的处境下, 只要受到胁迫她的到来无疑是送上门来被歹徒们凌辱而已。 只见身材高挑的女刑警队长一如既往地英姿飒爽, 只是这次穿得十分性感。 她上身是一件深绿色的衬衫,下身是一条牛仔裤, 脚上是运动鞋。 衬衫只扣起了一颗扣子,领口大大地敞开着, 几乎完全裸露出那道陷入的乳沟和一小部份的酥胸 下摆打了一个结围在上腹部。 衬衫和牛仔裤之间有很大的一片肌肤没有遮掩, 整个腰腹部都裸露着。 事实上,在昨天被强奸后,她在外面休息了一晚上, 才回到家里就看到了那封信,匆忙换了便服, 连内衣也来不及穿就赶来了。 被俘虏的两个女警官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她们绝对没有想到女刑警队长会穿着这样的衣装。 杨清越虽然不像赵剑翎和方凌霄那样注意不裸露自己的身体, 但也决不刻意暴露平日穿着和一般的女子无异, 而此刻则穿得过于暴露。 赵剑翎急忙喊道: “杨队长, 你快走!”那个架着赵剑翎的歹徒狠狠地道: “警官小姐, 你的废话真多。” 一个耳光重重地抽打在了赵剑翎的脸上,然后, 手脚被绑住的女警官就被推倒在了地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了美丽绝伦的女刑警队长。 事实上,杨清越虽然是××市女刑警队长,但国际刑警处并无瓜葛, 从身份上说三个女刑警完全是同一个级别。 杨清越道: “赵警官,两年前你为了我受了不少苦。 今天,应该由我……”林先生淫笑着, 打断了杨清越的话: “杨小姐, 今天的天气可不好穿得这么少,你不觉得冷么?”杨清越也知道自己穿得有些暴露, 只是她知道石头好色为救方凌霄和赵剑翎,只有自己再度受辱。 她知道自己是绝色之人,也许穿得性感一些, 能够吸引石头的注意说不定能够侥幸获得一些机会。 杨清越道: “我已经来了,你放了她们。” 石头淫邪地笑道: “杨队长,真没有想到, 你居然相信了我们的威胁。 我还以为你会把这封信当作无稽之谈呢。” 杨清越道: “因为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你就是纵横A市的那个色魔。 林先生不过是一个幌子。 因此,我可以相信,你有实力把方凌霄和赵剑翎擒住。” 方凌霄已经知道了石头的身份,所以并不惊讶。 而赵剑翎则是现在才刚刚知道,她立刻从脑海深处挖掘出了石头这号人物, 才觉得自己还是大意了。 如果早就知道石头是一个厉害人物,她就会再谨慎些, 那样也不会失手被擒,整个处境也就不会是这样。 石头道: “哈哈哈!真没有想到,原来我的名字杨队长也知道。 不过杨队长是抬举我了。 把这两个的女国际刑警活生生地抓起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方小姐武艺高强,要不是没有防备林先生,只怕我和我的手下都已经报销了。 赵警官更是名声显赫,她居然没有中我的布置, 反而耐心地等在一旁等我耐不住的时候再反攻倒算。 只是我小心谨慎,留了一手,才刚把她抓住。 杨队长要是早来一会儿,我可是无脸交待了。” 杨清越道: “既然我已经来了,你快放开她们。” 石头道: “没有那么容易,你们都是武艺高强的女警官, 三个里面随便挑一个就可以把我的手下全部放倒 如果放开她们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杨清越怒道: “难道你想要说话不算话?”石头冷笑着道: “杨队长, 你别无选择。 如果我拿她们的性命来胁迫你,你也只有就范。 我原来正有三个都要的意思,但是,看在杨队长如此有胆有识的份上, 你只要把身体交出来我就不为难她们。” 杨清越咬了咬牙, 道: “好,我答应你。” 石头道: “那就听我的话,一步步做。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我喜欢像你这样的美貌女子。 来,把鞋子脱了。” 杨清越只好蹲下身体,解开运动鞋的鞋带将鞋子除去。 她穿着灰色的短袜,一双脚看上去很纤美。 “很好!脱袜子。” 对于女刑警队长而言,裸露双脚还是可以接受。 她抬起左脚,伸手将脚上的袜子褪下,随后是右脚。 石头就看见一双白玉般的脚出现在眼前。 他不禁把这双刚裸露出来的脚和赵剑翎的光脚比较了一下, 女刑警队长的脚也许不如女国际刑警的脚那么秀气 但也十分匀称纤美绝对算得上是难得的美足了。 石头淫邪地笑道: “哈哈哈!女刑警到底是女刑警, 武艺高强脚上的工夫自然都是顶尖的,偏偏每一双脚都是那么好看。 杨队长,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在男人面前脱衣服是一件很羞耻的事, 现在把衬衫的衣襟解开吧。” 杨清越不禁红了一下脸, 道: “你……我里面没有……没有内衣……”女刑警队长的胸罩和内裤都在前一天被歹徒们撕破取走了, 回家之后又因为事情紧急来不及再找只是随手拿了放在外面的一件衬衫和牛仔裤换上, 就赶来了。 “哈哈哈!”歹徒们爆发出了一阵淫邪无比的笑声。 一个歹徒淫笑道: “女刑警队长居然连内衣都没有穿, 是不是想要冒充妓女去什么淫窝卧底?”“住嘴!”杨清越突然发怒 英气勃勃的脸更显得美艳无比只是脸上透出一股锐气。 那些歹徒虽然知道杨清越已经在自己的手里了, 但仍然惊恐不已。 还是石头比较镇静, 淫笑道: “杨队长, 你落在我的手里难道还以为能够保全什么吗?何况我只是叫你把衬衫的衣襟解开, 又没有叫你把衬衫脱下来。 你要是再不脱,我可要……”杨清越没有等石头继续说下去, 先解开了衬衫下摆的结。 衬衫下摆落下,把原本裸露的腰身遮住了。 然后她将扣住的那颗扣子解了开来。 杨清越拉住已经解开的衣襟,遮掩住身体。 这样,她的身体反而不如原先那么暴露。 “把手举起来,放在脑后。” 女刑警队长只能将双手举起,放在脑后。 这时,衣襟向两边微微敞开,自上而下地将她正面身体的中央部位全部裸露了出来, 使男人们看到了完整的乳沟乳沟的两边微微裸露着贲起的酥胸。 歹徒们大声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果然没有穿内衣!”石头道: “很好!这样我们才可以考虑把赵警官和方警官放了。 不要动。 你们两个,去把她抓起来。” 一个歹徒立刻绕到杨清越的身后,把她放在脑后的手腕牢牢抓住, 再举过头顶。 决定救人的时候,杨清越就决定以自己的身体换回赵剑翎和方凌霄, 然后伺机报复因此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是此刻被擒, 她依然略微挣扎了一下。 就在这时,另一个歹徒已经走到了杨清越的面前。 正巧随着女刑警队长轻微的挣扎,那深绿色的衬衫衣襟飘荡了一下, 裸露出女刑警队长一大半如瓷碗般的左乳连红色的乳蒂都被看到了。 那个歹徒原来是准备将杨清越抬到墙角的床上去的, 此刻却毫无遗漏地欣赏到了这一精彩的场面。 直到现在,堪称绝色的女刑警队长表现出了一贯的英姿飒爽, 此刻居然连乳房都裸露了出来使得歹徒一下子冲动地用手拨开衣衽, 一把抓住了她的玉乳。 受到了凌辱,女刑警队长的身体突然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杨队长,现在才想到挣扎,不觉得晚了么?”的确, 如果需要反抗那么原先就不能屈服,现在衣不蔽体, 双手也已经失去了自由根本不适合反抗。 歹徒立刻抽了她两个耳光,随后迅速地蹲下了身, 一把把她的双脚举起。 杨清越失去自由的身体被两个歹徒凌空抬起, 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墙角的床上。 歹徒们立刻开始了工作,石头也逼近了刚被俘获的美丽的猎物。 起先女刑警队长被俯卧着按住,手臂被扭到了身后, 绑了起来。 随后她的身体被扳了过来,石头已经扑到了她的身上。 杨清越的衬衫被石头强行拉扯到了手臂上,上身全裸着, 她挣扎着被捆绑的身体无用地反抗着。 凝视着女刑警队长那丰盈的乳房, 石头淫笑道: “杨队长, 你可真是人间绝色。” 石头对于那些强大的、不容易制服的女人特别感兴趣, 对于这次的三个女刑警他都有把她们绑起来强奸的欲望。 除了这个相同点之外,方凌霄具有一种独有的风姿绰约, 使得石头一心想要将她从心理上彻底地征服。 但是方凌霄让她失望了,即便是在春药的作用下, 她也只有生理反应。 当然,石头也知道,如果这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 他也就不会对此感兴趣了。 赵剑翎有着清纯灵秀的气质,十分贞洁。 石头原来准备用最能够使贞洁女子感到羞耻的手段对她进行凌辱, 然后施以性虐待但是这个愿望看来也不能达成了, 因为作为对杨清越的佩服他已经决定将两个女国际刑警放了。 至于杨清越,石头直到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美貌绝伦。 他只想把杨清越彻底地强奸,仅此而已,因为他已经完全被她的美貌迷住了。 石头压在了女刑警队长的裸体上,不停地吻着她的胸肌, 而双手则已经松开了杨清越的腰带。 突然,他把杨清越的身体扳成了俯卧的姿态, 随后用力将牛仔裤往下拉。 “啊!你这畜生。” 无法忍受羞耻,杨清越终于开始呻吟和叫骂。 她的牛仔裤的上沿已被剥到了大腿上,由于没有穿内裤, 雪白的臀部展现了出来。 随后,她感到自己的裤子被剥掉,双脚的脚踝被抓住, 双腿被分开石头拉着她那被绑在身后的双手, 将她的身体从床上拉起强迫形成了跪姿。 “杨队长,你认命吧。” “啊!”随着凄厉的呻吟响起,石头的生殖器插入了女刑警队长的阴部。 杨清越的身体突然间一阵颤动,如受电击一般。 她不由自主地开始挣扎,但是她的身体立刻被几个男人按住。 女刑警队长是被石头抱住臀部强奸的。 另外有一个男人托住她的乳房,两个男人按住她的肩头, 两个男人负责把她的双腿固定成分开的姿势。 如果说以前被强奸时还能够依靠挣扎来减轻痛苦的话, 现在是没有任何机会的。 杨清越丝毫不能动弹,整个身体被牢牢地定格成这个跪姿, 任由那可怕的生殖器在体内一进一出。 “啊!啊!放开我!”女刑警队长失去了反抗能力, 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呻吟。 虽然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耻都是不能抵御的。 最令她感到羞耻的,则是在连续的两天里遭到歹徒的强奸。 男人们为这一激动人心的场面所振奋。 他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杨清越的身上。 美丽而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挣扎着全裸的身体, 忍受着石头肆意的奸淫这足以使他们都兴奋起来。 看到这悲惨的一幕,赵剑翎虽然也为杨清越的处境心痛不已, 但是她知道仅仅是心痛是没有用的,只有好好地利用这个机会, 才能够扭转目前的处境。 由于所有人都注意着女刑警队长,她奋力地扭动着被绑住的身体。 不远处,正是林先生用来偷袭她的尖刀。 “啊!啊!”杨清越的呻吟声愈发凄惨,歹徒们似乎已经无法强行固定住她的身体, 疯狂挣扎的赤裸的身体如风中落叶起伏不定。 而石头则完全沉浸于强奸女刑警队长的乐趣之中。 就在这时,杨清越背后的石头终于动作慢了下来。 同时,她感到下体中多了一股热流。 在精液射出之后,石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这是石头最松懈的时刻,也是所有歹徒都跃跃欲试, 准备一享艳福之时。 突然,“嗖”的一声,一把尖刀飞来,直插在石头的后心。 “啊!”一声惨叫,却不再发自被蹂躏的女刑警队长, 而来自石头。 就在这一瞬间,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是谁也没有料到的情况。 由于起先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强奸杨清越的场景中, 此刻犹如美梦被惊醒了一般。 几个头脑清楚的,已经知道发生了变故。 石头尚未气绝,但要害被刺,一定是不活了。 众歹徒则一阵慌乱。 林先生和另一个歹徒正举起手中的枪,转向背后。 出手的是赵剑翎。 她成功地拿到了尖刀,解开了自己手腕和脚踝上的捆绑, 随后一刀要了石头的命。 但是,她是否能够在林先生和另一名歹徒的枪嘴下逃生呢?但对于女国际刑警而言, 这并不重要。 就在众歹徒们转移视线的时刻,他们却忘记了刚才还是焦点的女刑警队长。 虽然刚遭到了强奸,杨清越的身体虚弱无比, 而且双手也被绑着但是歹徒们忘记了,女刑警队长的双脚并没有被束缚, 先前是被人抓住脚踝强行分开的。 此刻,女刑警队长用尽最后的力量,突然从跪着的状态弹起, 左腿一弓撞在那个拿枪的歹徒的身后,歹徒的手枪脱手飞出。 此刻,林先生已经开枪。 那个受袭的歹徒一拳打在杨清越丰满的胸部, 女刑警队长摇摇欲倒她毕竟双手被反绑,无论是身手的敏捷还是平衡感, 都受到了限制。 赵剑翎就地一滚,已经避开了子弹,她甚至无法肯定林先生在慌忙中的一枪究竟是否准确。 就在滚动的同时,她已经将歹徒脱手的枪抄与手中, 这一滚结束之际她扣动了扳机。 杨清越在倒下的一瞬间,两条修长的玉腿连续踢出, 那个歹徒也被踢倒。 同时,女刑警队长被反绑的手已经抓到了没入石头体内的尖刀的刀柄, 而依靠匀称有力的大腿奋力将歹徒的咽喉卡住。 林先生中弹而死。 随着枪响,又有歹徒中弹。 杨清越腿上用力,那歹徒被女刑警队长那一双性感的大腿牢牢地锁住咽喉, 眼看着他所希望进入的阴部就在眼前还流淌着石头的精液。 但很快,他的视线模煳了。 局势平静了下来,地上到处都是尸体和一些随手拿来勉强可以用作武器的物品。 但这些歹徒都来不及用上这些东西,即便用上了, 只怕也不会是女刑警的对手。 赵剑翎正在解去方凌霄身上的绳索,而杨清越则坐在一边, 双手拉着身上仅存的衬衫的衣衽掩住自己赤裸的身体, 微微地喘息着……。